美国疫情严峻 特朗普再称"必须重新开放美国经济"


据彭博社报道,周二,ALPA的国家代表致信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抱怨说某些航空公司没有遵循CDC的指导,来报告员工是否已经接触过新型冠状病毒。ALPA还在其网站上表示,截止到周五,对新冠病毒呈阳性反应的达美航空飞行员人数已从前一天的32人增加到48人。

特朗普称,在受疟疾影响的国家,人们服用羟氯喹,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人并不多。特朗普表示,如果需要,他自己也会服用羟氯喹。【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当地时间3日,一位名叫Peter Antevy的美国儿科医生在推特上表示,自己在今年一月份的第一周曾病的很重,“症状像流感一样但情况更糟”,而刚刚进行的新冠病毒抗体的检测显示他有“曾经感染的迹象”,该条推特引起众多网友的关注,很多人均表示自己曾在一月份或更早时间出现过同样症状,而美国方面首个确诊病例是在1月21日公布的。4日,武汉大学医学病毒研究所杨占秋教授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世界卫生组织应当牵头,呼吁对更早有疑似症状的患者进行IgG抗体检测,确认他们是否曾感染过新冠病毒。

新冠病毒到底什么时候开始在各国流行的?这个问题在杨占秋看来其实并不难找出答案,“只要将当时有疑似症状的人的血清样本拿出来进行检测就可以了。”杨占秋告诉记者,临床医生是否会保留病患的样本他不太清楚,但自己的研究团队经常会保留几十年的血清样本,“所以,从学术研究角度,我建议世界卫生组织牵头呼吁对更早有疑似症状的患者进行IgG抗体检测,确认他们是否曾感染过新冠病毒。”

杨占秋认为,Peter Antevy发布的图片中IgG的横线颜色确实很淡,是否真的IgG阳性还需要通过酶标仪去检测,而不能肉眼判断。不过,对于留言者“无法区分新冠病毒和其他冠状病毒”的说法,杨占秋认为没有根据,因为新冠病毒抗体检测就是“用已知新冠病毒抗原来检测未知的抗体”,而非检测所有的冠状病毒,“就好像一条长矛,只配特定的一面盾。” 根据PeterAntevy提供的该检测工具的说明文档,该工具对IgG抗体的敏感性达到98.8%,特异性达到98.7%。

上周六,在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迅速通过了羟氯喹的临时审批后,这种抗疟疾药物正在和其他一些药物的组合用于治疗纽约的大约1500名新冠肺炎患者。特朗普对记者表示,这种药物正在产生积极的效果,如果成功,这将是天赐的礼物。

实际上,“病毒在更早时间就已经开始流行”的怀疑一直存在,尽管美国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CDC)公布美国境内第一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是在当地时间1月21日。杨占秋认为,如果Peter Antevy确实被证实感染过新冠病毒,且能排除他是无症状感染者的可能性,那几乎可以说明新冠肺炎在美国流行的时间比官方确诊更早。

国际机械师和航天工作者协会的航空公司助理协调员詹姆斯·卡尔森说;“令人悲痛的是,达美航空的乘务员和其他工人——地勤人员、售票员、停机坪服务和机修人员都不知道他们现在是否可以信任该公司。”他回应了空乘人员要求对首席飞行员进行调查的呼吁,并表示隐瞒有关感染的信息“应该受到谴责”。据《印度时报》4月5日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他已经请求印度总理莫迪放行美国订购的一批抗疟疾药物羟氯喹,印度在上月禁止了这种药物的出口。

据悉,长达9分钟的视频似乎是秘密录制的,并于周四发布在YouTube上。在视频中,这名疑似是美国民航飞行员协会达美航空公司分会委员会主席布兰登·康威尔的工会代表告诉协会的其他领导人,一名达美航空的首席飞行员对该公司的机长们说,“告诉别人你被感染,并不是你的工作。” 《赫芬顿邮报》认为,这是试图隐瞒有人被感染的事实。

3月25日,印度对外贸易总局禁止了羟氯喹的出口,但表示出于人道主义考虑,可能会根据具体情况允许某些批次的羟氯喹出口。

由于预期羟氯喹将成为治疗新型冠状病毒的一种成功药物,美国已经储备了约2900万剂羟氯喹,正是在这种情况下,特朗普要求莫迪帮助美国获得数百万剂的羟氯喹。